北京市海蓝天卷帘门有限公司www.doorbj.com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无机布防火卷帘门 >
    蝉鸣在耳 听见蝉鸣,私服,已是初夜。这时,我已在附近的一家不常去的发艺设计室理好了发,回家冲好了澡,坐在电脑前。虽然放着轻松的音乐,但客厅窗外传来的阵阵清晰可辨的蝉鸣,却分明响彻耳畔。让我感到的,不只是自然。
      小时候的农村,天也有过这么热。那时的蝉鸣,主要来自高大的核桃树、梧桐树和杨槐树上,你得眯起眼睛顺着小伙伴的手指瞄上老半天才能寻见。于是,找来长竹杆,用小指宽的篾条弯成一个乒乓球拍大小的圈,再找来细绳或是布条牢牢地绑在顶端,再举着去房里到处搅蜘蛛网,一小会儿功夫就做成了一个虽然简陋不堪但颇为实用的捕蝉器。
      那时的蝉子,叫起来声音可响了,吱吱吱,远远地就能破空而来,震得你耳朵发怵。于是,寻着它们的身影去到树下,高高地举起捕蝉器,靠近,靠近,再靠近。无论它飞与不飞,都容易落入网中,被蛛网粘上羽翅,挣扎大多都只是徒劳。那时的欣喜很简单,快乐很简单,头脑也很简单,简单得如同家家户户门外那遥远而空旷的蓝天与白云。
      从蜘网上取下蝉子,捂在手里,或是装进衣兜,任其继续长声地嘶鸣,越是叫得响就越是让人感到胜利,感到得意。要知道,那些时候的蝉子,全身墨黑,足有牛眼那么大。故而,振起翅来,也能够感到它强大的力量,一不小心就会让它挣脱束缚,“嗖”的一声就窜到天上去了。
      有时,树太高,就由两三个小伙伴中选出一个会爬树的,四足紧箍树干,一蹬一蹬的上去,看差不多了就由一旁的人把长竹杆递过去,再由他腾出一只手来举着捕。这一过程,都特别的安静,让人屏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出,不然惊飞了蝉子就又得追寻上老半天。不过,那时的蝉可多了,走不到几块地,就又能在某处的高树上寻见那么两三只。
      等我长成少年,传世私服,就已经离开了老家的农村,虽然也偶尔在百无聊耐之际去捉下蝉子,但再也没有用过那种长竹杆的捕蝉器。这时候的蝉,大多都墨绿色,也只有拇指大,一般都停在半人高的草棵上吸露水。走到旁边,只需随手一捉就能抓在手里,最多象征性地扑腾几下,就再也没有了强力挣扎的野性。
      就连前阵子,我在医院二楼大厅的地板上,也随手捡起两只这样的小蝉子。原本见一动不动,以为死了,一捡起来才发觉还在动,手一抛就又飞起来去扑天花板上的日光灯,教人索然无味。
      我现在窗外叫着的那些蝉,不用看就知道是那种拇指蝉。虽然捉在手里没什么好玩的,但让它那么置身于茫茫黑夜,自由自在地鸣叫,倒也不乏一道景致。这至少可以让我感到,做人如果没有了野性,没有了力量,那么就只能成就宠物般的软弱与可悲。
      本文由《雨露文章网》www.vipyl.com 负责整理首发
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

请使用1024*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达到最佳视觉效果